种蘑菇的小菇凉

啧啧啧,画渣一个,细节死抠不出来。和原图距离好大。再练练画技吧……

狂想曲


     对于爱上你,占有你这件事,我从不后悔。这是我对你的锁。
       拉斐尔带着淡淡血腥味回到自己的家中,他把黑色风衣脱下,身上的血的味道顿时浓烈了很多,将它挂在置物架上。从隐蔽的角落拿出医疗箱,为自己包扎。
       拉斐尔刚完成一个s级任务,即使是他也受了不小的伤。他就像一头孤狼般,倔强地回到自己的巢穴中,默默地舔舐着伤口。剪断最后一根绷带,他放任自己倒在沙发上休息,尽快回复伤势。只有在自己的家中,他才能感到一点微不可及的温暖,眼角也泛起了细丝的温柔。
     “咚”,“咚”,“咚”三声敲门声响起。昭示着客人的到来。
        躺在沙发上的拉斐尔的迅速收起了那一抹温情,绷紧了身子。
        拉斐尔知道来人是谁,那个他最不想见到的人。他没有意思为那个人开门的欲望,因为他知道即使他不开门,他也有能力进来。
       “咔”,门被钥匙打开了。
         进门的男人十分英俊,有着金色的头发,和欧洲人深邃的五官。最为吸引人的是那双琥珀色的眼睛,和绅士的笑容。
        “什么时候配的?”拉斐尔随口一问。
        “就在你拿到房子的当晚哦~”卡文斯的语气很是愉快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你又受伤了,真是个坏孩子呢。”卡文斯闻到屋中还没散尽的血腥味,缓缓走到尼尔拉面前,扯开他的衣服。
        层层绷带缠绕着瘦削的身子,手指在沿着脖颈,肩膀,轻轻滑下。
       “让自己被他人所伤是不行的”他的手指猛的一用,死死的抠在了拉斐尔的伤口处。
      “你可是属于我的。”
       “唔!”拉斐尔吃痛一声,挥开他的手臂。鲜血从绷带中渗了出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谁是属于你的…!”
        “是我的喔,忘记了吗?”卡文斯语气淡淡的道出了事实。
         “那天,是我捡到了你,然后珍惜的把你抚养长大。”
       “你为什么就不明白呢?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哈…,珍惜…”拉斐尔嗤笑一声,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。
        “珍惜到侵犯我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唔,因为被其他人多有的话,我会很困扰的呢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有必要这样做吗?!”拉斐尔冷冷质问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?”卡文斯笑的一脸玩世不恭的样子,“你已经无法和我以外的人作爱了吧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听到这个回答,拉斐尔却心头一颤。
      “及其厌恶男人,对女人却又记得那种嫌恶感,只有我,才可以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…真是…差劲……”拉斐尔的手紧扣住自己的领口,脸上也泛出被说中事实后恼怒的红色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可是最棒的哦~无论多少次都可以回想起你第一次的模样”,卡文斯像是回想起什么样,手轻柔的附上了拉斐尔的脸,喃喃道,
        “哦~我可怜的拉斐尔”,然后,一手用力扯住他的头发,强迫他与自己对视。
     “被我爱着。”
        灼热的气息喷洒在拉斐尔的脸上,炽热的目光交织着,双眼中潜藏着力量的漩涡的让人无法忽视,无法逃离。

(下面其实还有,可是我还在修改。不改好,感情过渡实在太快,让我万分难受……有肉放心)
     菇凉我第一次发文,希望文笔还可以,能让大家看的开心,能得个70分我觉得就行了。在写文上自己比较…比较…容易陷入低谷(画圈圈)
       还有件事,这是根据漫画写的,根据漫画写的,根据漫画写的(重要的事情说三遍)如果有人的同样的漫画,请不要喷我,因为我一开始就已经说明了,我现在就在用漫画练笔。
       

写文小白

激动⊙∀⊙!
第一次开坑,把写过的小说发网上。(/∇\*)
同学说短篇的文长篇的肉这有错。可是我不是也介绍背景了嘛。不是我的错啊。